餐饮股权分配方案 范文(餐饮技术入股股权分配方案)

引言:

股权作为绝大部分企业家最重要的财富凝聚形式,兼具人身和财产属性,故不同于企业家其他形式的财富传承,如不动产、现金、理财产品等,股权传承涉及的法律问题也更为复杂多样。本文拟先从相关权威数据报告等出发,分析目前企业家股权传承的现状,再以国内知名网游与手游平台“游族网络”的前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林奇为例,对法定继承情形下,股权如何分配进行归纳总结,最后从实务案例出发,解析意定情形下,企业家股权传承的规划要点。(本文中所涉案例,均来源于巨潮资讯网、新浪微博等网络公开信息,或根据我们经办的实务案例改编,不涉及当事人隐私)

餐饮股权分配方案 范文(餐饮技术入股股权分配方案)

统计数据下,股权传承现状如何?

1、逐渐步入股权传承期

根据胡润研究院等联合发布的《2021衡昌烧坊·胡润百富榜》,2021年的企业家上榜门槛仍为20亿元,上榜企业家人数为2918位,上榜企业家平均年龄为56岁,并且96%的上榜企业家都是第一代企业家,只有100多人是接班人,其中台湾和香港占大头。

另外,根据招商银行和贝恩公司发布的《202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2020年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人民币以上的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达262万人,40岁以下高净值人群的比例由2019年的29%升至2021年的42%

餐饮股权分配方案 范文(餐饮技术入股股权分配方案)

由此可见,随着创富一代企业家逐渐步入退休年龄,二代接班人逐渐成熟,部分一代企业家与二代接班人开始交接,中国企业逐渐步入股权传承期。

2、多数未作股权传承安排

复旦青年创业家教育与研究发展中心等联合发布的《中国家族企业传承研究报告(2021)》中的调研显示,60.5%的家族企业暂无企业传承方面的安排和进度,保持顺其自然的态度;剩余部分的企业中有三种类型:其一,希望下一代传承接班,并会有计划地培养子女的相应能力,也尊重他们的意愿;其二,计划聘用职业经理人或专业团队,期望能者上岗;其三,已完成企业传承,且企业已在继承人的带领下取得了优秀业绩。

从以上调研看来,只有少数创富一代企业家完成了股权传承,多数尚未着手实际的股权传承规划安排。

3、近年来股权传承纠纷频发

经我们于2022年6月7日,以“股权”、“继承”为关键词,分别以“继承纠纷”和“与公司有关的纠纷”、“遗嘱继承纠纷”和“遗赠纠纷”为案由,在“北大法宝”检索,自2010年至2021年期间案件数量如下图所示:

餐饮股权分配方案 范文(餐饮技术入股股权分配方案)

由以上案例统计数据可见,2010年至2020年期间股权继承纠纷案件数量基本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与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民营企业的发展保持同步增长,而2021年数量有所下降,可能是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导致诸多争议被搁置、放缓。值得关注的是,如存在遗嘱等安排,股权传承纠纷的案件数量则呈现出锐减,这说明股权传承产生纠纷的重要原因在于,绝大多数企业家未利用遗嘱等其他传承工具提前对股权传承进行规划安排。

餐饮股权分配方案 范文(餐饮技术入股股权分配方案)

法定情形下,股权继承如何分配?

那么我们不妨先看一下,如果企业家没有提前对股权传承进行规划安排,即在法定情形下,股权继承应如何进行分配呢?先从一则案例说起:

2020年12月25日,上市公司游族网络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林奇先生,因被投毒救治无效逝世,享年39岁。同年,林奇以68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列当年《2020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第31位。

2021年1月11日,游族网络发布公告,称林奇直接持有游族网络股票219,702,005股,占当时总股本的23.99%,其中171,769,168股处于被质押状态,其生前未留有对上述股票财产作出处分的遗嘱或遗赠扶养协议,故其股权被三名未成年子女依法定继承(林奇父母放弃遗产继承权),而三人的股东权益由法定监护人(三人的母亲)许芬芬行使(许芬芬此前已与林奇离婚),许芬芬成为游族网络实际控制人。

2021年1月12日,一位微博名为“糖醋个里脊啦”的网友,自称系林奇非婚生小儿子的小姨,控诉游族网络有意隐瞒“小儿子”,要求对“小儿子”按照第一顺序继承人参与继承。

2021年3月24日,游族网络发布公告,称林奇名下的股票尚未完成继承非交易过户登记手续,因过户需先解除拟过户股票上的所有股权质押,而因许芬芬目前尚未筹足用于解除股权质押的资金,因此质权人未同意解除质押,继而无法启动过户登记手续。

2021年7月13日,“糖醋个里脊啦”发文称,已于2021年1月13日诉至法院,要求“小儿子”依法参与继承林奇的遗产,并对本案中进行继承权公证的公证处发布“四问”,称林奇先生的父母在公证笔录中特别提到:林奇父母放弃遗产继承权,但如将来出现各种原因导致上述遗产无法全部由三名婚生子女继承,则在重做的法定继承程序中,保留对上述遗产的继承或放弃的权利。

2021年11月3日,红塔证券发布公告,称2020年10月14日,林奇作为融入方将其持有的游族网络3,541万股质押给红塔证券,开展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从红塔证券获得融资借款人民币2.3亿元。因林奇死亡,相关协议终止,三位继承人作为质押标的证券的继承人,在享有财产权利的同时也应按合同约定履行相应的购回义务。截至本案起诉之日,三位继承人仍未履行购回义务。故红塔证券于2021年10月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向公司偿还尚欠的融资借款本金并支付融资合约利息和违约金,合计26,705.52万元,并请求法院判决确认其对3,541万股游族网络被质押股票的折价、拍卖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同时申请对三被告名下财产采取财产保全措施。

2022年5月24日,游族网络发布公告,称林奇生前与红塔证券开展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因质押到期未能足额清偿上述相关债务而构成业务违约,导致林奇名下部分公司股票拟被动减持股份预计将不超过3,541万股。至今,林奇质押在红塔证券的公司股票已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及大宗交易方式累计被动减持14,735,488股,占目前总股本的1.61%。

本案中,林奇生前对其持有的市值约为30亿元的上市公司股权,并未留有任何作出处分的遗嘱或遗赠扶养协议,根据《民法典》第1123条的规定,相应股权应按法定继承,即主要参考以下几方面因素进行分割:

1、公司章程中是否有限制规定

根据《公司法》第75条规定:“自然人股东死亡后,其合法继承人可以继承股东资格;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

本案中,经在巨潮资讯网检索游族网络与时有效的公司章程,其中对于股东死亡后,继承人继承股东资格并无限制规定,也就是林奇的合法继承人均可依法律规定继承林奇在游族网络的股东资格。

2、股权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如林奇所持股权为夫妻共同财产,根据《民法典》第1153条的规定,应先分割属于其配偶的一半份额,剩余的另一半份额才是林奇可被继承的遗产。同时,其配偶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亦与其他第一顺序继承人共同参与林奇剩余另一半份额的分配。

但本案中,林奇生前早就与前妻许芬芬离婚,离世时也并未在婚姻关系当中,从目前公开渠道获取的信息来看,林奇离世时所持游族网络股权系其个人财产。

3、是否存在第一顺序继承人

根据《民法典》第1127条的规定,配偶、子女、父母同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其中子女包括非婚生子女,同时根据《民法典》第1130条的规定,同一顺序继承人均等继承股权份额。

故本案中,如“糖醋个里脊啦”所称林奇非婚生“小儿子”的情况属实,则林奇父母、林奇三个婚生子女,以及非婚生“小儿子”,六个人均同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均等继承林奇所持游族网络股权份额。

4、是否存在继承人放弃继承

如部分继承人放弃继承,则其他继承人均等继承其放弃的份额。根据《民法典》第1124条的规定,继承人放弃继承应在遗产处理前,以书面形式明示放弃。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继承编的解释(一)》第36条的规定,遗产处理前或者在诉讼进行中,继承人对放弃继承反悔的,并不必然发生反悔的效果,由人民法院根据其提出的具体理由决定。遗产处理后,继承人放弃继承反悔的,法院必然不予承认。

本案中,推测林奇父母为了林奇的三位婚生子女,放弃了对林奇的遗产继承权,故林奇的三位婚生子女均等继承了林奇父母放弃的股权份额,但林奇父母的放弃是有前提条件的,即如将来出现各种原因导致林奇遗产无法全部由其三个婚生子女继承,则在重做的法定继承程序中,林奇父母保留对上述遗产的继承或放弃的权利。因此,如“糖醋个里脊啦”所称林奇非婚生“小儿子”的情况属实,未来重做法定继承程序时,并不必然产生林奇父母放弃其法定继承股权份额的效果。

5、继承人是否是未成年人

根据《民法典》第27条和第34条的规定,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监护人的职责是代理被监护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以及其他合法权益等。

本案中,林奇的三位婚生子女均系未成年人,故由三位未成年人的母亲、林奇的前妻许芬芬作为法定监护人,代理三位子女实施民事法律行为,即所继承股权对应的股东权益统一由许芬芬行使,许芬芬成为游族网络实际控制人。

6、被继承人是否存在欠缴的税款和债务

根据《民法典》1161条的规定,继承人以所得遗产实际价值为限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

本案中,林奇生前与红塔证券开展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因质押到期未能足额清偿上述相关债务而构成业务违约,故林奇生前质押在红塔证券的游族网络股票,虽已经由三位婚生子女法定继承,但也只能接受被动减持,用于清偿相关债务。

餐饮股权分配方案 范文(餐饮技术入股股权分配方案)

意定情形下,股权传承如何规划?

可见,虽然目前林奇的三位婚生子女依法定继承了游族网络的股权,但未经提前缜密规划的股权传承,不仅连带产生了一系列麻烦,而且也不稳固。林奇缔造的游戏帝国未来是否能延续并光大,不得而知。

“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同时根据《民法典》第1123条的规定,意定的股权传承优先于法定继承,那么在意定的情形下,股权传承应如何规划呢?我们再从一则典型案例说起:

王先生和李先生共同出资、出力经营一家当地知名的餐饮公司,王先生主管市场开拓和财务,李先生主管采购和公司管理。二人约好均不在公司领取薪酬,但在年底按持股比例进行分红,其中王先生持股比例为60%,李先生持股比例为40%。该餐饮公司在相邻几市也设有分店,年净利润近600万元。

王先生有过两段婚姻、两个儿子,其中:大儿子王大系前妻所生,已婚已育有一子;小儿子王小,系现任妻子王太太所生,尚未成年。王先生每年收到公司的分红后,都会单独拨出一部分分别转账给王大和王二作为生活费。而李先生早年离异,但有一女李一。

天有不测风云,李先生突发车祸身亡,李一依法定继承了李先生在公司的全部股权,当时李一刚上大学,根本无力也无心参与公司运营,但每年白白分走40%的利润,这逐渐引起王先生的不满,觉得自己在为李一打工。

随着王先生逐步步入退休年龄,也开始计划公司股权的未来传承,考虑再三,王先生决定一碗水端平,对两个儿子各分配30%的股权,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暂由王大担任,因王小尚未成年,其30%股权对应的股东权益暂由王太太代为行使。

公司按照王先生的传承计划平稳运行了几年后,某日王先生突发心脏病去世,各方间的矛盾也逐渐暴露:大儿媳与王大闹离婚,要求分走王大所持的一半股权;王太太计划带着王小再婚;李一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想争取更多的话语权。

恰逢市场行情变化,几个分店接连出现亏损,导致资金链紧张,王大、王太太和李一召开股东会,商量对策:

王大认为应该增加投入,提升饭店档次,王太太认为应该关闭分店,只保留总店,因二人均未达到50%的股权比例,谁也说服不了对方,公司无法作出有效决议,此时二人谁能获得李一的支持就显得至关重要。而李一此时大学毕业,正想要试练一下自己的能力,认为父亲留给自己的40%的股权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自己是第一大股东,自己应该是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李一提出他们二人谁同意自己当法定代表人,自己就同意谁的对策。

几番争吵后,王大和王太太都不接受李一的“提议”,认为李一根本不具备管理公司的能力,对于公司出路的探讨也就此搁置,各方陷入夺权大战,公司严重内耗,公司治理陷入僵局。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如何实现股权世代传承,恐怕也是企业家们最关注的话题之一。本案中,王先生和李先生作为一代事业合伙人,栉风沐雨、精诚合作完成了对共同事业的创立,但却都在二代接班人的股权传承上遇到诸多障碍,由本案可见,在股权传承方面,应重点考虑以下几点:

1、参与分享利润的合伙人,应为公司创造价值

本案中,李先生突发车祸身亡,女儿李一依法继承了其在公司40%的股权,即李一作为一个大学生,在其无力也无心参与公司运营的情形下,每年白白从公司分走将近一半的利润。虽说李一是依法取得相应分红,但从长远来看,从情理出发,王先生的不满也具有一定合理性。

尤其是正处于初创和上升期的公司,需要有能力的人共同出力和出谋划策,一起携手推动事业向前发展,公司应当鼓励“多劳多得”,否则容易导致其他合伙人“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心态,从而打消做事业的积极性。当然,像本案中的情形,如果李一同意,王先生也可以收购李一继承的股权,从而实现李一的退出,也就避免了部分合伙人的“不劳而获”;但如果李一不同意,事情就会比较难办。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公司法》第75条的规定,公司章程可以对继承情形下的股东资格做个性化设定,本案中,如公司设立之初,王先生和李先生即在公司章程中作了个性化约定,如:(1)“自然人股东去世,其合法继承人有权选择继承其股权或转让其股权。选择继承的,仅在经其他半数以上股东同意时,方有权成为公司股东;选择转让的,其他股东在同等条件下具有优先购买权”;或(2)“自然人股东去世,其合法继承人在公司任职的,方可成为公司股东,否则应由公司或其他股东对其股权进行收购,价格按届时公司账面净资产计算,收购款项归其合法继承人”等,则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将来出现“吃白饭”的股东继承人,同时也以“股权转让价款”的形式,对去世股东既往创造的公司价值予以兑现。

当然,如果公司在设立之初,合伙人并未在公司章程中做上述个性化安排,后续也可以通过修改公司章程的方式进行调整,只是根据《公司法》第43条的规定,修改公司章程需经代表2/3以上表决权的股东同意。

2、避免公司表决权的分散

本案中,王先生本着一碗水端平的心态,对两个子女均分了自己所持的公司股权,但这恰恰导致了股权争夺和公司僵局,本来王先生持有公司60%的股权,对公司的决策享有相对控制权,如果全部传给一个儿子,那么相应的控制权依然会延续。

但现在王先生的股权一分为二,变成了王大、王小各持股30%,而李一持股40%反而成了最大的股东,拥有诸如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等重大事项的否决权。并且,在王大和代理王小行使股东权益的王太太意见相左时,王先生原有股权对应的控制地位尽失,李一反倒成了可以提条件的那个人。

因此,如果企业家有多个业务条线的多个公司,可以由不同的子女负责不同条线的公司,互相之间是独立并行的,但如果公司的业务条线比较单一,为避免股权分散导致权利争夺和公司僵局,应尽量将公司股权只传承给一个子女,由其控制整个公司的重要决策,而对其他子女则通过人寿保险、家族信托、现金、不动产等其他财产形式进行补偿。

但是,如果现实中完全将股权只传承到一个子女的名下并不合适,也可考虑采用以下几种方式,尽量集中股权的表决权,避免未来可能的股权争夺和公司僵局:

(1)表决比例、分红比例与持股比例分离

根据《公司法》第34条和第42条的规定,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分取红利,但也可以在公司章程、股东协议等文件中将表决比例、分红比例与持股比例作完全分离的约定,即表决比例、分红比例不与持股比例对应。比如本案中王大、王小、李一的股权可以做以下设定:

股东

持股比例

表决比例

分红比例

王大

30%

51%

35%

王小

30%

9%

25%

李一

40%

40%

40%

共计

100%

100%

100%

值得注意的是,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此种个性化的设计,仍需经代表2/3以上表决权的股东同意。

(2)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或投票权委托协议

一致行动协议,即在行使公司的表决权时,相关股东采取相同的意思表示,并且如出现各股东意思不一致的情形,以某一股东的意思作为共同的意思。

投票权委托协议,即委托股东将自己所持有的表决权授予受托股东行使。

虽然二者的法律关系基础不同,但本质上二者都是将表决权合并计算。但需要注意的是,根据《民法典》第173条第(二)款的规定,委托人可以随时单方撤销投票权委托。

具体到本案中,如王先生在规划股权传承时,对王大和王小仍按照各30%的股权比例进行分配,但同时要求王大和代理王小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的王太太,共同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或投票权委托协议,作为继承股权的前提,这样王大和王小拥有的表决权就可以合并计算,王先生家族对公司的相对控制权就可以延续。

(3)设立股权家族信托

如果将王先生持有公司60%的股权装入家族信托,这部分股权的控制权将显示在受托人也就是信托公司名下,同时又可以通过家族信托的灵活性安排,进而实现对公司的经营权、收益权及信托受益权的分离,以目前股权家族信托“家族信托+SPV”的典型模式为例,如下图所示:

餐饮股权分配方案 范文(餐饮技术入股股权分配方案)

王先生交付资金设立家族信托,同时家族信托与王大共同设立一个有限合伙企业作为SPV,SPV受让王先生持有公司60%的股权,进而直接持有公司60%的股权,每年公司对应股权分红通过SPV逐层向上分配收入,直至在家族信托层面按王先生的安排按指定比例分配给指定的受益人。

在控制权方面,根据《合伙企业法》第67条和第68条的规定,有限合伙企业由普通合伙人(以下简称“GP”)决策并执行合伙事务,有限合伙人(以下简称“LP”)不参与合伙事务的执行,故GP对SPV有法定的控制权。本案中,如王先生拟将公司的控制权传承给王大,则可安排王大作为GP,但由于GP对SPV的债务承担的是无限连带责任,故建议尽量将GP持有合伙份额的比例压低,以避免可能的债务风险。

3、避免因子女婚姻风险导致股权流失

本案中,王大和妻子之间并未签订夫妻财产协议,在王大婚姻存续期间,王先生生前会将其从公司分红获得的一部分收入,以转账的方式赠与王大作为生活费,王先生过世后,王大获得公司30%的股权。一般而言,无论是转账的生活费,还是继承的30%的股权,均属于王大和妻子的夫妻共同财产,如王大与妻子离婚,妻子有权分走一半生活费和一半股权,而这并不是王先生的本意。

根据《民法典》第1063条第(三)款的规定,遗嘱或者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一方的财产,属于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因此,为避免家族财产因子女婚姻风险流失,针对转账的生活费和30%的股权,王先生可通过遗嘱或者赠与合同,指定仅传承给王大一方,明确不作为王大与妻子的夫妻共同财产。

4、保护未成年子女的股权利益

本案中,王先生传承给王小30%的股权,但因为王小是未成年人,不论王先生为他留下多少财产,一旦王先生离世,王小的所有财产必然由王太太代管,并且如王太太再婚,有可能就会把王小获得的股权分红用在再婚的家庭中,而这也不是王先生的本愿。

如王小系8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根据《民法典》第19条的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因此,可以在公司章程中约定,在王小成年之前,涉及股权的非财产性权益,如表决等由王太太代为行使,但是对于纯获利的财产性权益,比如分红等归属王小自己。

如修改公司章程存在程序性障碍,也可将传承给王小的股权,由王先生暂委托给爷爷或奶奶等王先生信赖的亲友代持,由亲友为王小的利益代为行使股东权利,待王小成年后,再进行代持还原。

综上,由于每个企业家的家庭成员组成不同、企业发展阶段不同、二代接班人的个人能力和接班意愿不同等,每个企业家的股权传承规划方案并不能完全照搬诸如李嘉诚等成功典范,而应当是在专业人士的协助下,统筹利用遗嘱、赠与、代持、公司章程、股东协议、家族信托、人寿保险、家族宪章等传承工具,制定适用于每个企业家的个性化方案,并在专业人士的协助下完成执行落地。

让实体店业绩倍增,免费领取共享店铺系统》》》添加 微信:1533261829  备注:共享店铺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mwj2023@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ytcf.cn/7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