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餐厅app(共享餐厅经营模式)

暂停堂食的这段日子,北京的焱火麻辣烫老板于冬支撑起一家店,接单、备餐、配送,他一人全包了。

担心板面坨了,安徽板面店的老板孙冬冬决定亲自送,把控配送时间以保证口感。他说,“即使是外送也不能影响面的味道,这是我们家乡的特色。”

大鸭梨北京良乡分店里,一到用餐高峰,餐厅前厅部经理胡金强和他的3名同事就骑上电动车开始外送,“我们也体会到骑手的不易。”

今年5月突如其来的一波疫情让北京不得不暂停堂食,转为外卖订餐取餐。激增的外卖订单,如何解决运力成为外卖平台和餐饮企业思考的问题。在外卖平台的“共享用工”招募下,不少餐饮店的老板、经理、服务员等暂时加入到外卖骑手队伍中,角色就这样完成了短暂的切换。

6月6日起,除丰台全域及昌平部分区域外,北京餐饮恢复堂食服务。对餐饮人而言,未来的重点还是会放在店内的经营上。他们说,如果有需要,也会接着做好兼职外卖骑手,保障顾客用餐需求。

一人支撑一家店

每天一早,焱火麻辣烫负责人于冬就会到超市买菜、备料。上午10时,一天最忙碌的时刻到来。

90后的于冬,已在北京闯荡了七八年。暂停堂食以来,他多了一项工作——当骑手配送订单。“能做一单是一单,忙起来就少赔点,也能保住门店。”

因疫情防控,北京部分小区采取封控和管控。“堂食暂停了,骑手减少了,主要靠外卖的餐饮门店必须要学会自救”,5月初,在美团业务经理的介绍下,于冬得知“共享用工”既能解决门店外卖配送,还能给门店创收,想都没多想,就开始了骑手的工作。

不过,隔行如隔山,送外卖看似轻松简单,实际干起来却是门道和技巧非常多。第一天当骑手,就把于冬难住了。“不熟悉路线,不熟悉系统,一次只能送一单,耽误不少单子,还误点了系统,给顾客取餐带来不便。”

慢慢地,随着熟悉程度加强,他从最开始的一天一单,到现在一天20多单也能顺利完成。“我会规划路线了,比如18时30分和18时40分各接一单我都不慌张,得空的时候还能接别的餐饮门店的单配送。”

买菜备料、切菜煮菜、接单送单,于冬一个人扛起这家100多平方米门店的经营,“先让门店活下来,才能给员工留下生活保障。没有外卖,店里就是纯赔,现在一天的营收能填补一些房租、水电等开销。”

做了一个月骑手,于冬更理解了这个职业的不易,“被一些顾客投诉会有委屈,但更多的是顾客的善良让我觉得暖心”。

堂食恢复了,接下来,于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北京多开几家门店”。

送外卖守护“家乡味道”

在房山未来小镇的80后安徽夫妻孙冬冬、周晓丹,从父母那里接手经营板面店已是第5年。这一波疫情下,他们尝试起骑手配送,为的不仅是经营,也是让家乡美食得到认可。

早上7时,店内就开启了一天的工作。30多平方米的门店不大,周晓丹负责厨房和店内平台经营,孙冬冬负责招呼客人和配送,父亲随时补空缺,母亲则在家中帮他们照顾孩子,免去后顾之忧。

板面是安徽特色美食,现煮现吃味道最佳。暂停堂食后,孙冬冬感到外卖增多,但配送不及时会出现面坨,影响口感。“有老顾客跟我反馈,尤其是外送超过30分钟,跟在店里吃感觉差了不少。我和媳妇商量决定加入美团的‘共享用工’,自己当骑手自己送。”

从最开始一天只能配送3单,到如今一天十多单,孙冬冬对自己的进步很满意。而配送时间能自主把控,把面及时送到顾客手里,也保证了门店的口碑,“完成一个订单基本在15分钟内,顾客都说跟店里吃的感觉差不多了。”

在孙冬冬看来,从老板到配送骑手,改变的不仅是生意,还有家乡美食的推广。“以前顾客到店就餐,一碗面放不放辣椒、辣味程度多少我们都很熟悉,外卖点餐时,如果顾客备注特辣,我们也不能判断辣的标准。但自己配送,增加了跟顾客的沟通,也清楚了解顾客的口味,自然老客户越来越多,越来越喜欢我们的安徽美食。”

孙冬冬说,在房山,还有不少安徽老乡一样在经营安徽美食,“天南海北的顾客到店里吃饭,有时候会跟我们用安徽方言打个招呼,聊聊安徽的变化,心里暖暖的。”

闲时经理忙时骑手

“做餐饮业十几年了,我没想过会成为一名外卖骑手。”在大鸭梨北京良乡分店,每到用餐高峰,餐厅前厅部经理胡金强和同事们就会跨上电动车,成为本店的外卖骑手,每天人均送出二三十单,撑起了占店里营收一半的外卖业务。

外卖是北京餐饮商家在暂停堂食后的重要营收来源。“订单量突然翻倍,以前一天大概100多单,近期一天有200多单甚至300来单”,胡金强说,一边是外卖单量激增,一边是运力不足,突如其来的外卖单量让他们着急。

“共享用工”模式作为新型就业形态,可以较好地解决目前中小企业劳动关系中面临的新挑战和新问题,帮助商家拓宽空闲员工收入渠道,通过跨企业间用工余缺调剂,缓解企业短期用工难题,提升社会综合人力资源效率。

大鸭梨良乡分店店长申晓峰决定让员工加入“共享用工”计划,注册成驻店骑手,主要负责配送本店订单。“特别是在午晚高峰,对缓解运力紧张有非常明显的作用,员工也能获得收入,一举两得。”

据介绍,第一批注册骑手都是老员工,不仅了解店里各种菜品的出餐时间和配送要求,对附近的环境路线也谙熟在心。美团配送在骑手上岗前也会进行技能培训,加上站长和老骑手的“传帮带”,几乎零经验的胡金强和同事们很快上手了。

送餐过程中,大家也会格外小心,生怕餐撒了、漏了,“不能因为自己的疏忽降低顾客对我们的评价”。胡金强说,除了每天参与配送,门店的日常工作他也需要照顾到,“特别累,但很欣慰,当我们把餐送给顾客后,很多人都会向我们道一声‘辛苦了’,让我干劲儿更足了。”

如今北京疫情总体持续稳定向好,整体进入扫尾阶段,堂食恢复了。胡金强和同事们也将重心转回到门店经营,难得的职业经历让他更能站在骑手的立场思考问题。“都是服务行业,以后有忙就帮,比如骑手催餐,我们会尽力帮忙加快出餐。”

新京报记者 秦胜南

编辑 李严

校对 贾宁

让实体店业绩倍增,免费领取共享店铺系统》》》添加 微信:1533261829  备注:共享店铺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mwj2023@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ytcf.cn/24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