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行业的现状及发展分析(2020外卖行业发展现状)

?投资小、成本低的纯外卖店,一度让不少创业者尝到“月入七八万”的甜头。然而,伴随着外卖红利的逐渐消失,纯外卖店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甚至有人断言“现在再做纯外卖店就是死路一条”。

外卖行业的现状及发展分析(2020外卖行业发展现状)

本文由红餐网(ID:hongcan18)原创首发,作者郑晓芸。

“3个月开倒一家店,半年亏掉了18万。”

“开的外卖店两个月倒闭了,房东劝我还是回去打工吧。”

“除去人工、食材、房租水电等成本,每单的纯利润竟然不到一块钱。”

“我每天都像是在走钢丝,提心吊胆,永远不知道明天我是否还可以维持住店铺的正常经营,这种日子过久了,人是会被逼疯的!”

近日,红餐网(ID:hongcan18)观察发现,一批纯外卖店经营者正在各大平台上大吐苦水,叫苦不迭,他们经营的纯外卖店有的已经关门了,有的仍在苦苦维系。

与此同时,红餐网也注意到,诸如“纯外卖店必死”“纯外卖店干不过2年”“10个里面9个亏”等各种论调也日益甚嚣尘上。

在外卖大盘高歌猛进的当下,纯外卖店的生意为啥不被看好?未来,经营纯外卖店真的只有“死路一条”吗?

外卖行业的现状及发展分析(2020外卖行业发展现状)

纯外卖店的高光时刻

有人月入七八万,有人拿融资拿到手软

纯外卖店,顾名思义,就是只做外卖不做堂食门店,它们的生意几乎完全依靠外卖平台进行。

相比普遍需要承担高昂的租金、人工以及各项成本的堂食门店,纯外卖店的模式主要有三个优势,即门槛低、成本低、投入小。

以堂食店头疼的房租成本为例,纯外卖店大都选址在密集商圈的边缘位置或是城中村的深巷里,面积多为十平米左右,租金成本比很多堂食店都低一大截。

外卖行业的现状及发展分析(2020外卖行业发展现状)

因为它们没有线下就餐的场景,对店面位置、门店大小、装修、周边环境以及人流等都要求不高,只要能辐射到大一点的商圈写字楼或是社区,门店偏僻一点、环境差一点对生意并不会有太大影响。

租金低,门店小,再加上对人员、设备等要求也不高,总的来看,开一家纯外卖店的投入也远远低于开一家堂食店。

基于以上这些优势以及外卖市场崛起的红利,纯外卖店一度遍地开花。

据了解,微博曾经出现过一个名为#美团饿了么超一半外卖商户不可堂食#的热议话题,话题显示,有媒体记者随机调查发现,约有三分之一的商家表示自己只有外卖没有堂食,多位骑手也表示在接触过的商家中,做纯外卖的比例过半。

外卖行业的现状及发展分析(2020外卖行业发展现状)

很多纯外卖店经营者更是趁机捞到了“一大桶金”。

一位美食城的负责人就曾向媒体直言,“一个月挣三五万的也有,五六万的、七八万的也有,就看自己的能力,会干的都赚钱”。

与此同时,不少主打纯外卖模式的品牌也纷纷崛起并迎来了高光时刻:

2014年,曾任百度外卖生态链负责人王亚军推出纯外卖品牌“笨熊造饭”,创造了月纯利润17万的业绩,一天高达1100单的新记录,并且接连拿到多轮融资;

同样是2014年,起步于上海、以线上外卖为主营业务的曼玲粥,在4年时间开出超过1300家门店,单店最高月销 30000 单,高峰期还创下单店日销1800单的记录,成为外卖平台粥品类销冠;

2015年末成立的纯外卖品牌二十五块半,1年多时间里就在北京开店20余家,平均单店日流水13000元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得益于纯外卖模式的高速发展,共享厨房等新模式也开始崛起。

外卖行业的现状及发展分析(2020外卖行业发展现状)

△图片来源:摄图网

餐饮行业陆续涌现出一批共享厨房品牌,如熊猫星厨、黄小递、星选闪电厨房等,它们为很多纯外卖店提供了更低价的场地,同时也提供了必要的设备和运营服务,一度成为资本的宠儿。

外卖行业的现状及发展分析(2020外卖行业发展现状)

存活率不足40%,

纯外卖店从天堂跌至地狱

近年来,外卖市场持续高歌猛进,很多人本以为纯外卖店也能依靠外卖的红利继续攻城略地,可惜好景不长,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高速发展后,纯外卖模式的弊端开始显露,很多门店的经营状况大不如前,有的甚至难以维系。

“3个月开倒一家店,半年亏掉18万”“除去人工、食材、房租水电等成本,每单的纯利润竟然不到一块钱”“我每天都像是在走钢丝,提心吊胆,永远不知道明天我是否还可以维持住店铺的正常经营”,经营者普遍叫苦连天。

与此同时,一批在红利期成长起来的纯外卖品牌在红极一时之后,要么萎靡不振,要么偃旗息鼓:笨熊造饭,如今我们已经再也看不到它的名字;被誉为外卖界“教科书”的纯外卖品牌二十五块半,其创始人也早已转战其它赛道。

此前,美团外卖相关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从数据来看,纯外卖商家的存活率已经不足40%。而实际情况,恐怕只会比这个数字更悲观。

外卖行业的现状及发展分析(2020外卖行业发展现状)

纯外卖店的生存环境为何突然从天堂跌至地狱?红餐网(ID:hongcan18)梳理发现,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

一、盈利模式过于依赖平台

纯外卖店模型的成本结构与传统堂食有很大不同,其各项成本均投注在平台上,一旦平台提价,门店很容易就沦为平台的“打工仔”。

以佣金为例,有媒体爆料,刚开始一些外卖平台的抽成比例只有15%,2018年起这一比例提高到18%左右,而现在,外卖平台的抽成比例已经在22%左右,高的甚至能达到26%。佣金的水涨船高,也太高了纯外卖店的经营成本。

而随着流量越来越贵,除了抽佣外,纯外卖店还得花钱买流量、买排名,参加平台的各种满减活动等,否则门店的单量就会肉眼可见地减少。

某餐饮老板这样算了一笔账:一份20块钱的蛋炒饭,商家做活动要花5块钱,平台也要扣5块左右,剩下的10块刨去食材、人工、房租等成本,商家的利润少之又少。

二、行业内卷严重,价格战几近疯狂

随着外卖用户基数的不断增长,线下传统餐饮品牌纷纷入局。尤其近两年受疫情的影响,很多传统线下餐饮门店也开始入局线上外卖,他们凭借线下累积的口碑,很快就掠夺了一部分市场。

在竞争加剧的背景下,纯外卖店的生意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而只有外卖这一条腿走路的他们,为了提升单量,开始打起了“价格战”,“满30减18”“满25减12”等活动屡见不鲜。

同时,为了争取更多的流量曝光机会,他们也不得不疯狂投入竞价推广。一来二去,店铺的利润越摊越薄,常常入不敷出,别说赚钱,连保本都难。

三、食安问题频现,透支了消费者的信任

很多纯外卖店藏身于犄角旮旯,再加上缺乏监督管理,已经成为食安问题频发的重灾区。

不少媒体都曝光过纯外卖店乱象,比如使用料理包做菜、食材随意堆放,油污满地等。这些新闻见诸报端后,不少消费者都对纯外卖店产生了“脏乱差”的印象,在点外卖时也会重点避开这类门店。

外卖行业的现状及发展分析(2020外卖行业发展现状)

多位消费者接受红餐网采访时就表示,他们平时点外卖时,一般会优先选择在线下体验过的餐饮品牌;对于没有体验过的品牌,他们一般会通过点击“商家”一栏,查询门店的相关情况,如果看到该店没有门店相关的照片,就不会再点餐了。

四、被快招公司“割了韭菜”

一大批快招公司将自己旗下的门店包装成“万单店”,再利用纯外卖店投资小,收益快的特点,开始迅速招商,很多创业者一时糊涂,便中了招。

创业者加盟这些快招公司的门店后,很快就会发现门店的生意怎么都做不上去,回头找快招公司,则会被公司用大堆理由搪塞,一点办法都没有。

外卖行业的现状及发展分析(2020外卖行业发展现状)

未来,纯外卖店将进入大消亡时代?

不可否认,纯外卖的模式确实正面临挑战。

红餐网观察也发现,不少以纯外卖为主营的餐饮品牌也在悄然作出改变:外卖快餐台资味近期积极开拓堂食业务,致力于将线上和线下打通,以便更好地提升门店的竞争力;曼玲粥店的加盟条件已从可做纯线上外卖变成必须“线上+堂食”,门店面积不能低于50平方米……

未来,纯外卖店真的会进入大消亡时代吗?

此前,在红餐网发布的《2022年,餐饮业这8个小趋势值得注意!》一文中,红餐网专栏作者龚伟曾直言,纯外卖的红利期将过去。

在他看来,疫情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想念可以和亲朋好友相聚吃饭的日子,因此线下就餐正被消费者重新定义和解读,再加上如今外卖越来越贵,预包装食品流行,这些都宣告着,靠纯外卖赚钱的好日子,以后真的没有那么多了。

外卖行业的现状及发展分析(2020外卖行业发展现状)

△图片来源:摄图网

外卖头条创始人洪七公在接受红餐网采访时也表示,当前纯外卖店的部分红利确实已经消失,“比如简餐、快餐等低毛利、走价格战的品类,红利就已经几乎见底了”。

不过,洪七公也提到,存在即合理,目前也还有不少品类做纯外卖模式是存在红利的,包括一些高毛利、高性价比品类,比如炖汤;一些没有在外卖上被深入挖掘的区域特色品类,如新疆大盘鸡、新疆烤馕等。

纯外卖店未来到底会何去何从,我们拭目以待。

让实体店业绩倍增,免费领取共享店铺系统》》》添加 微信:1533261829  备注:共享店铺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mwj2023@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ytcf.cn/170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