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小适合夫妻开的店(投资小适合夫妻开的店什么工作能做到退休)

去年以来,受广告费、原材料、海运价格上涨的冲击,跨境卖家利润受到严重侵蚀,亏本经营者更是不在少数。为了保证利润,部分卖家精简SKU、缩减规模,一时之间成本较低的夫妻店模式再次引起关注。

在业内,头部大卖通拓科技、价之链等均为夫妻创业起家,而电商巨头亚马逊最初也是由贝索斯和前妻麦克肯齐联手创办,夫妻店以关系稳固、利润较高等优势成为适应跨境电商行业的一种生存模式。

亿恩网走访了几位夫妻店卖家,这些来自我们身边的同行,年销从几千万到上亿元不等,在白热化竞争中仍游刃有余。这次,他们向外界展示了自己的经营百态。

2020年销售过亿,王赟公司不用发展太大

疫情发生第一年,许多跨境卖家业绩飙升,赚到了远超预期的利润。郑州卖家王赟也是其中一个,这一年其公司的销售额过亿,达到了入行以来的一个小高峰。

接触跨境电商之前,王赟做了几年的工厂。2017年,当地邮政产业园开了一场跨境电商大会,王赟并没有这方面的工作经历,但闲来无事就去看了看,之后他又陆续了解到更多行业信息,确认了跨境电商的潜力后,他很快就行动了。

这时正处于跨境电商的红利期,第三方平台上的生意高歌猛进。2017年4月,王赟直接创业开始做Wish,主打服装产品,并在1688上找到了湖北工厂供货。

“当时平台流量很大,销售也很好。我们做服装,刚开始做三个月后,一天订单最高就有1000多单,客单价大概30美金,退款率比较高,但是毛利综合算下来有25%。”在2020年下半年之前,王赟公司约80%的销售额都来自Wish渠道。

尝到了甜头,王赟公司又在2018年末注册了亚马逊账号,次年1月店铺开始运营,1月底临近春节时,第一批货到仓就开始出单。

2019年,王赟的公司已经有了二三十人,妻子张媛生育后想出去工作,但两人父母都不在本地,如果张媛去其他地方上班,两人就没法接送孩子上下学,综合考虑下,王赟提议妻子到公司一起做跨境。

相比其他员工,张媛对公司的生意自然更尽心尽责。两人分工明确,张媛负责采购及运营,管理账期、价格、生产周期、选品及运营,王赟则负责物流仓储等。

在张媛参与采购之前,公司员工开发的很多新品卖不动,全部烂在海外仓,王赟就把采购把控全部交给了妻子。无论是采购还是开发新品,张媛的操作都比较谨慎细致,这让王赟十分放心。目前张媛采购的货品基本没有卖不动的情况,偶尔有也就是小批量,大概两三千块钱的货值。

对于妻子张媛所负责的业务部分及决定,他不加干涉,这就大大避免了夫妻店模式运作中因意见分歧导致的争执。

“她把这个品类做得还可以,这样就给我省了好多时间去做别的事情,比如其他电商业务、海外仓对接、客服这些。”王赟说,“夫妻店的利弊还得看个人,比如要分工明确,有些夫妻可能会斤斤计较,我们就没有那么较真,你把你的东西做好,我把我的部分把关好就行了。”

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跨境电商迎来爆发式增长,王赟公司的销售额也首次超过一亿元。但这段巅峰时期过后,行业就进入了回调期。

2020下半年,王赟公司的Wish业务开始萎缩,如今在该平台的日销只有几百美金,亚马逊渠道扛起了大梁,主营美妆、家具、户外三个品类,不久前公司还布局了沃尔玛平台。

王赟估计,今年公司经营收入大概在五六千万,没有往年好,往后的形势可能会更差。在这样的行业环境下,其公司今年已经从30人缩减到了18人,之后可能还会缩减到15人。

“其实我们30多个人的时候,有很多无效人员,根本带不动,后来就不断淘汰。比如本来每个人手里有一个产品,现在我淘汰掉一个人,把这个产品给你,你还做不好那就再淘汰,这样来缩减人员,把有利润的产品推到一个人身上,那这一个人肯定是挣钱的。”

做了六年的跨境电商,他对行业现状有些担忧。

“平台这两年封杀卖家杀得太狠,莫名其妙就关店。你看Wish现在搞成这个样子,之前的罚款把很多人都罚跑了。亚马逊现在关店关得多厉害,多少人都倒下了,新账号注册下来,不知怎么就触发二审,提供正规的东西审核也过不了,这些就理解不了。”

但经营还要继续。处在内陆城市,王赟经常深圳、义乌等地到处跑,来同步行业信息。接下来,他希望公司继续做小而精。“公司不用发展太大,做太大的话其实很累。我们就做好现有的这些定制产品,不需要那么多人的话也能轻松一点,人越多负担越重。”

李娟:夫妻意见不统一,经常争吵

区别于大多夫妻店男主外女主内的模式,李娟的跨境电商生意是自己一手创立的。在夫妻一同经营之时,难免意见不统一而发生争吵。

大学毕业之后,李娟在一家外贸公司做B2B生意,后因出单慢、提成难拿等问题出来单干,试图在B2C赛道闯出一番天地。2015年她加入速卖通平台,开启跨境电商生意,在平台上售卖家居工艺品。

创业初期,李娟和弟弟一同承压,努力经营,基本都是自己打包,经常工作到凌晨,生意有了起色之后又拓展了阿里巴巴国际站。

2015年到2017年,李娟的跨境电商生意稳步向前,这得益于她对选品的把控。李娟称,选品是最重要的,每个国家的消费者喜欢的风格都不同,很多时候要拿款式和颜色做测试,测试之后用数据呈现出来。选品也是一个长期观察的过程,想要做出一个爆款并不容易,需要经过长期的观察和测试。

在发展向好的时候,因为生育问题,李娟只能暂时离开公司。此时李娟的丈夫加入公司接手一些事务,期间公司还经历了人员的变动,在李娟结束休假回到公司之后,夫妻俩开始一起做跨境电商事业。

“两个人一起工作的好处就是省人工成本,自己人也比较尽心,创业中夫妻关系是最稳固的关系。但是两个人也会因为工作争吵,不过我们有各自负责的板块,我负责产品端和整体运营,老公负责店铺客服和差评处理,有矛盾的时候大家一起讨论,最后决定解决方案。”李娟介绍。

2018年,李娟听一个上海的朋友说亚马逊平台增长很快,便迅速开通了账号,交由丈夫试水。但是由于对这个平台不熟悉,丈夫盯了几天之后无从下手,后续李娟公司又招人试图运营亚马逊店铺,但因人员没有经验均未有结果,李娟忙于二胎,店铺就此搁置。

今年年初,李娟亲自负责亚马逊店铺的运营,运营了大约半年,如今已开始盈利。

公司生意的几个环节都是夫妻俩共同参与。“我老公是脾气很好的人,他是理工男,做事认真不苟不允许出错,但是商业本身就有试错的过程,而我是销售出身,遇事也愿意冲到前头。我们都认为有一份事业就好,挣钱多少并不重要,够花就行。”

谈及未来发展,李娟称,自己愿意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产品上面,真正从消费者的需求出发,未来只做精几款产品,打造小众品牌,也没想过把速卖通和亚马逊店铺做得很大,理想中的生意是三五人的团队,一年在亚马逊上销售几千万,有稳定的利润就好。

一路走来,李娟很感激跨境电商行业。她认为,如果不是这个行业,自己可能会去考研或进入外企,但这都不好做。就一个普通人而言,有这样的线上渠道,夫妻俩一起做一份稳定的事业足矣。

创业常加班到凌晨,有时能赶上别人吃早点

提到夫妻店,大家直说梁思行、周韵夫妇是同城做得比较好的一个,“年销上亿”。周韵笑笑:“他们开玩笑的,也就小几千万。”

大学毕业后,周韵做过机械类外贸,后来夫妻俩开始一起创业做国内电商。2017年跨境电商浪潮出现,关于跨境平台的宣传随处可见,二人就顺势将业务扩展到跨境领域,权当多了一个销售渠道。

有了国内阿里系平台的电商经验,两人便将速卖通作为切入点,同年又开通了Wish和亚马逊店铺。“当时开店也比较困难,因为不能网上自助申请,要找招商经理。听说厦门有招商会,我自己还拎着箱子跑厦门去听,了解一下是怎么回事。”周韵说。

业务刚起步时,打包发货等一应事情都是亲力亲为,两人工作到凌晨两三点才下班是常态,有时候更晚,就赶上了别人外出吃早点。周韵感慨,那时虽然辛苦但心里很快乐,人少事情也少,除了订单没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操心。

这段时间里,夫妻关系给予了二人莫大的支持。“那时候肯定是特别辛苦的,不要工资,不怕辛苦。”她说,“从0到1这个阶段是最难的,从1到10、从10到100虽然跨度很大,却并没有那么难。基于夫妻这种关系,对方无条件地支持你,不管多辛苦都不会抱怨,因为两个人的信念是一致的。”

初期周韵负责店铺运营,是圈里出了名的“管店铺高手”。她形容公司刚做亚马逊时是“蜗牛式”的成长,发展很慢。因为要求所有订单都必须真实,不能有刷单测评的想法,在其他平台上也是如此,所以一个店铺做了几年才有起色。这也让周韵日后免了关店方面的担忧,“随便怎么查都不害怕。”

接下来两年,员工多了起来,各个板块逐渐成型,亚马逊等店铺的运营也陆续转交给了合适人员。目前,其公司已有四五十个员工,其中业务团队二十多人,布局了亚马逊、速卖通、eBay、Shopee等第三方平台及独立站渠道,专注户外产品。

持续的疫情未让公司销量出现大幅下滑,但因本地疫情,周韵公司去年休了两个月,今年上半年又休了一个月,运营节奏难免被打乱。

当前公司业务布局到了欧洲、北美及东南亚市场。欧洲原本有最大的份额占比,但去年税改实行后,所有电商平台开始代扣代缴VAT税,取消22欧元以下免征增值税,并限制150欧元以上产品的销售,受此影响,其单店销售额一度被削减到1/10,到今年上半年才有所缓解。

经此一事,欧洲销售下滑明显,反倒是北美还有增长,今年上半年北美的份额已基本追平欧洲市场。

此外,部分国家的政策对其产品销售有较大的限制、物流时效差导致的绩效问题也都对业务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受这些因素影响,周韵坦言,相比去年上半年,公司的销售额下降了不少。

无论是去年迭起的封号潮,还是今年业内利润下滑、暴雷事件频出,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卖家们的心态,但周韵不听“穿林打叶声”。

“我们对于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要做什么样的事比较清晰,所以别人起高楼也好、楼塌了也罢,我们可能就看一下,一转身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对管理团队的要求也是这样,我们经常跟大家讲,在跌落谷底时不能妄自菲薄,有一天到达顶峰,也不要得意忘形,要始终知道自己是谁,这样可能走错路的概率就会降低一点。”

现在,梁思行负责产品及供应链环节,周韵则处理一些日常运营事务。作为从夫妻店模式走出来的卖家,周韵也担心这种关系会反过来限制公司的发展,她表示自己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小,日后必要时会考虑退出。

周韵正在设计公司股权架构。“我们肯定想把它做得更好一些、更大一些,把人效做得更高一些。公司刚优化了一个组织框架,也想让团队后续把系统搭建好,看能不能让更多年轻人实现公司内部创业。”

从深圳返回老家创业,王景浩:夫妻店是应运市场而生

和很多郑州卖家相比,王景浩是入行较早的,且他在深圳创业过,拥有良好的基础。把跨境电商事业从深圳搬到郑州,王景浩经历了业绩起伏的三个阶段,且每个阶段都与妻子有关。

2010年3月6日,王景浩清晰地记得,这是他在深圳入行跨境电商的日子。3年之后,积累了一定经验的他开启单干模式。到了2012年,用王景浩的话来说,当时的跨境电商行业一片蓝海,投入成本相对较低,但利润率颇高。

创业3年后,王景浩和妻子结婚。有了妻儿之后,他便意识到自己肩上担负着照顾一家老小的责任,毅然决定从深圳返回老家河南。

返乡之后,王景浩继续在郑州做跨境电商生意。当时从深圳带回来的员工陆续出走,最后只剩夫妻二人辛苦支撑,王景浩陷入低谷,这也是公司最难的一个阶段。当时,他经营着Wish、敦煌网等多个电商平台,最担心的问题就是人手不够。

因为想把跨境电商当成一辈子的事业来做,王景浩付出了很多,他称:“那时候生活不规律,几乎都是熬到凌晨两三点,有时候甚至三四点,打包都是我和妻子两个人完成。”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王景浩夫妻俩的努力,他的跨境电商生意慢慢有了起色,后来他们搬到河南邮政产业园,有了新的办公地点,陆续招聘员工,解决了自己担心的问题。

有人打理生意之后,王景浩的妻子离开公司回家带孩子,公司进入第二个发展阶段。这个阶段公司在王景浩的带领下进入发展的快车道。2019年,公司开始经营亚马逊,这个平台和之前经营的其他平台一起为整体营收做出贡献,2019年和2020年也是公司业绩较好的时候。

在公司业绩向好之时,随着孩子长大,王景浩的妻子也重回公司,继续夫妻俩的跨境电商生意,王景浩称这算是公司发展的第三个阶段。这时候公司业务相对平稳,大约50人的电商团队基本都由妻子操盘,自己可以腾出手来做一些其他事。

谈及夫妻创业的经历,王景浩认为这种模式其实有利有弊。前期夫妻店是有一定的优势,因为居家办公,不需要请员工,节约了房租和人工,成本肯定是更低一些。但是夫妻店的弊端也很明显,夫妻一起工作,遇到的问题也会影响感情。而发展到一定的阶段,这种模式并不利于继续壮大。

在王景浩看来,夫妻店想要经营得好,就要符合跨境电商整体的市场环境。

受疫情和欧美通胀的影响,线上消费需求整体收窄,跨境电商市场整体行情并不乐观,特别是去年亚马逊平台整顿违规之后,卖家广告成本大涨,加之原材料涨价、运费涨价等因素叠加,卖家利润受到冲击。在这样市场环境之下,不少公司都在亏损,但是夫妻店的利润相对可观。

跨境卖家的经营模式都是应运而生的。以亚马逊平台为例,卖家经营也要顺着平台的大方向走,今年亚马逊在做四件事:第一是做品牌化,要求卖家精细化运营;第二是做系统服务升级;第三是做分流;第四是鼓励卖家进行站外引流。

亚马逊高速发展到一定的阶段之后,前几年的铺货模式已经不好做了。现在谁能给客户更好的体验,平台就把流量给谁。铺货式的野蛮增长,不计后果的恶性竞争都会损害消费体验。

亚马逊为了自身发展,在不断地整顿铺货、恶意跟卖、刷单等行为,肃清市场。在这个过程中,卖家之间内卷加剧,部分人为了排名和销售额,甚至不惜牺牲利润。此时夫妻店或者规模较小的合伙公司,因为成本较低,人效产出较高,反而能保证利润,在竞争中更好地活下来。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让实体店业绩倍增,免费领取共享店铺系统》》》添加 微信:1533261829  备注:共享店铺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mwj2023@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ytcf.cn/15151.html